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暖花开,百鸟和鸣。

敬神爱人爱孩子,种树栽草种春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在边缘 【转】  

2012-02-27 08:42:52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原] 生活在边缘
2011年02月27日 03:59 星期日 生活在边缘 【转】 - 海伦. 英格兰 - 夏夜的蛙声 心情:生活在边缘 【转】 - 海伦. 英格兰 - 夏夜的蛙声 人气 419 作者:生活在边缘 【转】 - 海伦. 英格兰 - 夏夜的蛙声鸟大了,什么林子都有

一直在思考:我们的生活里最大的敌人是什么?
年轻时,生活的敌人是年少轻狂,浮突孟浪;中年时,是平淡无奇,了无乐趣;老年时,是流离失所,老无所依。
很多人都被旭日阳刚翻唱的那首《春天里》沧桑的歌词所打动。歌里唱到:“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,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;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,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。”
其实我以为很多人误读了“老无所依”这句首歌词。
无所依靠的,不只是在老去时,只是在人生苍老时刻,竟然连一个美好的回忆都依靠不得,那岂非是人生最大的悲剧?如果解读这句话时,联想到人老了医保都没得依靠,那就比较搞笑了,我以为汪峰写的是人生的况味,而不是写实。
每个人都处在这个剃刀边缘,无论你迟钝还是敏感,当一个人年华老去时,最好心不要苍老。
沧桑,似乎是一枚男人的虚张声势的勋章。不是吗?我们这个国度,尊老,阅历和经历,可以拿来换酒,换很多东西,就是换不回那颗纯真而年轻的心。
有些男人象一把刀子一样锐利,有些则象被岁月磨圆了的鹅卵石,更多的是四不像,我看到了,我也不知自己象什么?
做一个纯粹的人,是多么的艰难。无数次在嘴里滚出来的,是言不由己的谎言,可是,我们必须这么说,违心,闹心,虚心,寒心等等,都是在生活的边缘讨自己的生活,我们其实都是自己的敌人。
停止码字一段时间,梳理自己,猛然发觉:文字比语言更真实。
每天,我都要说上百句的废话和假话,但确实不会去写一行假文字。我们可以不写,但我们却不能沉默不语。
中年人,就是最大的那群边缘人,尤其是中年男人,如果他还担当一些责任和义务,那他就是最要去说假话,做假事的人。利益,把我们裹挟着,身不由己,我们强作权威,其实心慌不已,谁能真正把握住自己的未来?整个社会都在加速堕落,你将别无选择。
算计,计算,反复考量,我们是最累的那群边缘人。
好父亲,好丈夫,好儿子,好领导,好商人,或者干脆总结说:一个好人,我们都可以坦然接纳自己所扮演的角色,可是没有几个人谁敢说:我是一个真人。
我们检点自己,发现能说真话的,反而不是身边人。
这很荒谬,对吗?处于边缘的族群,彼此都在互相防备,离得越近,越要彼此提防着,可是我们谁都离不开谁,这是最庞大和相互勾连的利益群体,包括情感,也是一种利益,对我们最实在的东西,不外乎是家庭和事业,这里面,我们都在追求最大化的好处,委曲求全,妥协麻木,置身其中,游刃有余或仓皇失措,都在边缘左右徘徊,我们都身心俱疲,中年的况味,只有身处其中,才能真正品味到。
一个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,前天刚过了自己39岁的生日,他和我同一年结婚,同一年生子,但几年前离异了,他不缺钱,身边也不缺女人,但我知道其实他活得很累,也知道其实不少已婚男人还羡慕他的单身,这就是人与人的体验距离。已婚与离异,其实就是一张纸的差异而已,却似乎是天壤之别。好在拥有了自由,不好的是孤独寂寞---情感上的。
此事古难全。
也看到一个亿万身家的朋友,太太带着孩子生活在温哥华,自己一个人住着大别墅,每到晚饭时刻,就四处打电话约客户或朋友吃饭。有时整晚都坐在星巴克,把自己用咖啡泡着,时常暴跳如雷,焦虑不已。压力,不会因为你拥有了很多财富,就远离你,这个无关物质或财富。活在财富和地位的边缘,这类人也不少。
至于在生活边缘暴走的男女,我们还用去评测吗?年轻的情侣,焦虑的是婚房和职位收入;中年人,焦虑的是事业停滞不前,未来的机会眼看着少了,提升的空间有限,中年危机如期而至;老年人,焦虑的大致是自己身体每况愈下,去日无多,忧虑糟糕的社会医保体制或者老伴的身体,还要顾及下一代的压力。
我们都活得这么侥幸,这么没有安全感,沙堡一般的生活,几乎经不起一点风雨浇裹。
于是,多给自己一点信心,几乎是让自己活得更好的一种必然。信心无所谓有,也无所谓无,或者今天有,明天无,这就是边缘人的真实写照,我们都逃不过宿命。
幸福,是多么虚幻的字眼?可是我们都在追求各自幸福的路上长途跋涉着。幸福,其实是这么一个字眼---必须说服自己:你是幸福的,他是快乐的,世界是平的。
不去追求超越自己能力和运气的东西,不去死命抓住必然或偶然失去的东西,在边缘的边缘获得喘息的一线天空,那么即使我们不一定幸福,但我们足够侥幸和清醒。
周六晚,整晚都关在书房听着汪峰的歌,慢慢地,发觉生活在边缘的我,还能有这么一丝自觉,能逼着自己沉淀下来,终于找到和看出自己心虚的缘由---原来,不只是某人,而是整个世界都很虚。
无边的夜色里,梦也没有了边缘,无梦,也就无伤,深夜里,梦醒着,明天还要继续。
对生活里的很多抉择来说,这个边缘,就喻示着一个生活里的基本事实: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做选择,可是,我们都发觉:是生活本身选择了自己。
有时激昂,有时低首,可是,我们都不善于等候。
因为,最后等来的,必定是离开这个人世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那个最大的边缘,原来是生和死,而且无法选择,必须的。
这个,才是人类忧虑的源头。
把生死思考过一遍,原来一切都只是等闲。只是,没有谁会这么悲观。最深刻的悲观,与最大的乐观一样,只有纯粹到极点的人,才可以获得,其他都是游离其间,悲欣交集。
我们的愚蠢,就写在这个边缘上,历历在目,却浑然不觉。
好吧,我承认自己的不智,我接受这个边缘的生活,在深夜与白昼的边缘,写下这篇日记,留待某个夜晚来翻看,因为足够真实,所以即使通篇是胡言乱语,自己能懂得,就足矣。
还是自珍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